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全球能源观察|大国博弈日益激烈:欧盟“断气”阴霾难散,欧佩克>>您当前位置: > 趣胜娱乐电游 >

全球能源观察|大国博弈日益激烈:欧盟“断气”阴霾难散,欧佩克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2-05-09 22:15

html模版全球能源观察|大国博弈日益激烈:欧盟“断气”阴霾难散,欧佩克暗挺俄罗斯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吴斌 上海报道在乌克兰局势剑拔弩张之际,一场全球能源博弈也日益激烈,欧盟和俄罗斯交锋不断,欧佩克则暗挺俄罗斯。

  3月28日,七国集团(G7)口头拒绝以卢布购买俄罗斯天然气,但态度却十分微妙,仅仅是“呼吁”相关企业不要满足普京卢布购气的要求,并未出台硬性规定。与此同时,28日有消息人士透露,尽管面临美国等石油消费国的压力,但欧佩克国家不会变更此前的增产计划,仍将按原定计划小幅增产。

  对于当下全球能源市场多方激烈博弈,石油行业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石油、天然气是现代社会的主导能源,由于其分布地域的不均衡性,主要能源出口国把油气作为一种博弈工具,这不是新鲜的事情。例如,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,阿拉伯国家对美欧就发动了一场石油禁运之战。

  新纪元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成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,全球能源博弈日益激烈是地缘政治、能源安全、“脱碳”革命综合作用的结果。全球能源贸易份额中,约20%的天然气、10%的原油来自俄罗斯,俄罗斯在全球能源贸易体系中举足轻重,与欧佩克也有紧密的利益关系。

  欧洲面临“断气”风险

  在西方对俄罗斯步步紧逼之际,上周俄总统普京表态,西方国家通过冻结俄罗斯资产宣布了经济战,因此俄罗斯认为没有必要再接受美元或欧元,要求西方用卢布来购买天然气。

  在朱润民看来,乌克兰局势升级后,首先是美国对俄罗斯石油、天然气进行进口制裁,欧盟也事实上启动了逐渐削弱对俄石油、天然气进口依赖的计划,甚至讨论了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的问题。

  如今为了支付天然气相关费用,欧洲或许将不得不从俄罗斯央行购买卢布。考虑到俄罗斯天然气对欧盟成员国的重要性,普京的“卢布结算令”或将给西方造成巨大压力,让欧洲制裁的杀伤力大幅降低。根据目前的计划,俄罗斯央行、政府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(Gazprom)应在3月31日前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提交卢布支付天然气的提案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对于俄罗斯“卢布购气”的要求,虽然G7官方表示拒绝,但并未硬性禁止企业卢布购气,仅仅是“呼吁”相关企业不要满足普京的要求。

  德国副总理、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(Robert Habeck)28日表示,G7拒绝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的卢布购气要求。“所有G7成员国部长都同意,这明显单方面违反现有合同。用卢布付款是不可接受的,我们呼吁相关企业不要满足普京的要求。”

  朱润民向记者分析称,欧洲国家仍在观察俄罗斯是否会坚决要求“卢布购气”,如果俄罗斯坚决执行,欧盟天然气进口又无法找到替代来源,那欧盟只能被动接受,或者由此断绝进口俄罗斯天然气。

  在欧洲纠结不已之际,俄罗斯则发出了“断气”警告。当地时间3月28日,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,如果欧洲的“不友好国家”拒绝以卢布从俄罗斯购买天然气,俄方将停止供气。

  对此,王成强表示,欧洲极度依赖俄罗斯能源供应,尽管美国趁势抢占更多能源出口份额,但“远水难解近渴”,欧洲无法承受俄罗斯“断气”之痛。

  整体而言,欧盟其实很难对俄罗斯能源说“不”,欧盟40%的天然气进口依赖俄罗斯,燃料价格飙升已经让欧洲经济面临困境。

  巴克莱首席欧洲经济学家Silvia Ardagna警告称,“如果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明天就完全被切断,那么欧洲经济肯定会出现衰退。不仅是今年,还会持续到明年。”

  连欧盟自己也承认,很难在短时间内取代俄罗斯天然气。有鉴于此,欧盟计划今年将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减少三分之二,并在2027年前停止进口俄罗斯的化石燃料。

  不过朱润民也强调,俄罗斯提出“卢布购气”是一把双刃剑,必然导致欧盟加速削减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,直至最终停止进口俄罗斯天然气。

  欧佩克“暗挺”俄罗斯

  在能源成为大国博弈焦点之际,美国其实迫切需要中东增加产量,希望让欧洲国家摆脱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,同时避免美国选民的能源账单飙升,影响拜登中期选举。

  然而,美国大概率要失望了。尽管乌克兰危机导致油价飙升,美国等消费国多次呼吁增加供应,但有消息人士透露,欧佩克+本周可能仍会坚持5月份小幅增加石油产量的计划。

  自2021年8月以来,欧佩克+一直坚持每月增产40万桶/日的计划,从5月1日起,月度增产规模将小幅上升至43,盈彩注册.2万桶/日。不过,此次增产并不是向要求增产的消费国做出让步,而是在参考产量水平进行内部重新计算后做出的小幅调整。

  在2020年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价格战几乎摧毁了石油市场之后,欧佩克2020年好不容易将俄罗斯重新拉回队伍,海湾国家不愿制造任何裂痕。作为少数几个仍有剩余产量的国家之一,沙特目前并未释放出以更大幅度增产的意愿,也不愿破坏与俄罗斯在石油政策上的合作。

  无独有偶,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也表示,尽管西方多国因乌克兰局势而制裁俄罗斯,但俄罗斯“永远是欧佩克+的一部分”。撇开政治不谈,俄罗斯的产出是市场当前所需要的,无人能够取代。

  值得玩味的是,阿联酋本月对联合国安理会谴责俄罗斯的决议投了弃权票。加皇资本市场大宗商品策略全球主管Helima Croft 指出:“阿联酋人并不希望断绝与俄罗斯的关系。”

  朱润民向记者分析称,欧佩克看重与俄罗斯的合作,主要原因还是俄罗斯产量高、出口规模大,这在欧佩克内部也是如此,产量高、出口规模大的沙特同样拥有最大的话语权。俄罗斯在能源市场的重要性欧佩克已经体会过,2020年初,俄罗斯宣布退出减产协议,在全球石油市场掀起了惊涛骇浪,导致国际原油价格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剧烈震荡,一度出现负油价。

  另一方面,欧佩克自身在增产上其实也力不从心。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,欧佩克+在2月距离产量目标相差110万桶/日。大多数欧佩克+成员国目前几乎没有多余的石油生产能力,仅沙特和阿联酋等少数国家拥有闲置产能。

  朱润民分析称,从俄罗斯、欧盟、美国、中东近期的交锋中可以看出,能源博弈主要是大型出口国、主要进口国之间的较量,而能源自给程度高的国家,基本上可以置身事外。比如说,制裁俄罗斯石油、天然气意愿更强的美国,已经实现了天然气净出口,石油也接近自给自足。随着美国原油产量持续增长,未来石油实现自给自足、甚至净出口也非遥不可及。

  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欧洲极度依赖能源进口,在这场全球能源博弈中处处被动。朱润民表示,当下全球能源处于供给由相对宽松转向相对平衡甚至趋紧的状态,供给端话语权更大,需求端的话语权相对较弱,这也是欧洲难以在进口俄罗斯油气中保持强势的主要原因。

  (作者:吴斌 编辑:李莹亮)




上一篇:2022年强基计划招生工作启动_2
下一篇:没有了